NEWS

王一鸣:粤港澳大湾区为我国推动形成新发展格

  9月26日,第九届中国(广州)国际金融交易·博览会,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——广州峰会上,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发表了主题为“粤港澳大湾区要在形成双循环新格局中走在前列”的远程演讲。

  王一鸣指出,粤港澳大湾区区位优势明显,具有经济实力雄厚、创新要素集聚、产业体系完备、金融服务发达以及国际化水平领先等特点,将为我国推动形成新发展格局起到战略支撑作用。

  以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物联网、云计算等为核心的新科技革命,正在重塑全球竞争格局。新冠疫情的爆发则加快了新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进程,催生新科技、新业态、新模式异军突起,重新定义了国际分工和产业生态。经济全球化退潮引发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收缩,北美、欧洲、东亚三大生产网络内部循环强化。美国对中国战略遏制日趋强化,挑起经贸摩擦,试图进行科技脱钩和金融施压。

  在此背景下,王一鸣认为,“我们要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准备,在一个更加不稳定不确定的世界中谋求发展。双循环是我国应对百年变局、开拓发展新局的主动调整,也是重塑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选择。”

  王一鸣指出,将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解读成“内卷化”,是对“双循环”新发展格局的误解。国内循环与国际循环是相辅相成、不可分割的。中国早已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分工体系,即使是实施扩大内需战略,也离不开国际产业链、供应链的协同配合,产业技术进步也离不开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。

  在外部环境高度不确定的情况下,利用中国超大市场规模、战略回旋空间大的特点,通畅国内经济循环,形成内外打通、以内促外、内外互动的模式。王一鸣表示,“双循环的核心不是内外问题而是循环问题,是要打通生产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费,促进一切生产要素更加自由、公平的流动,提高国民经济循环效率,增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。”

  国民经济循环在微观层面包括企业产品、技术和供应链的循环,在中观层面包括产业、城乡、地区的循环,在宏观层面包括生产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费的循环。

  王一鸣指出,在三个不同层次的国民经济循环中,我国经济循环都存在堵点和淤点。其中包括技术“卡脖子”、产业链和供应链稳定性不足、流通体系现代化水平不高、金融业和实体经济冷热不均、城乡双向流通机制尚未形成以及国内国际循环没有完全打通等问题。

  对此,王一鸣提出粤港澳大湾区要探索形成新发展格局路径。在科技创新方面,聚焦集成电路、基础软件、生物医药、人工智能等领域,开展关键核心技术攻关,加快国产化替代,构建安全可控的供给体系。鼓励企业开展应用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研究探索,依托行业龙头企业建设产业创新平台。“在北京中关村000931股吧)已经开始试点探索科技人员职务科技成果产权激励制度,大湾区也可考虑积极开展试点。”

  在产业链稳定性和竞争力方面,提高产业链供应链控制力,以自身努力来保障供应链安全。放宽外资准入限制,扩大金融、电信和医疗等服务业对外开放,优化营商环境,提升产业链根植性,并且培育国内供应商和可替代性产业链。

  在现代流通体系建设方面,建设现代综合运输体系,加快形成内外联通、完全高效的物流网络,完善现代商贸流通体系。强化支付结算等金融基础设施建设,提供更多直达各流通环节、经营主体的金融产品。在深化要素化市场、改革畅通城乡循环方面,要坚持劳动力市场改革,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,要坚持深化土地制度改革。

  王一鸣特别指出,粤港澳大湾区要深化金融业开放合作,发展跨境金融业务,建设科技创新金融平台,抓住金融科技发展契机,加强金融监管协调。建设高水平开放型经济,加快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对外开放高地建设,发挥港澳地区参与国际循环的支撑功能。(编辑:洪晓文)

close
Scan the qr code Close
the qr code